追踪丨“毒葱田”已收割完,这片地产出的200万斤葱都运去哪了?

摘要: 让被明令禁止使用到蔬菜上的农药从源头上不能流入蔬菜种植区。

10-10 18:16 首页 农财网种业宝典


8月24日,山东寿光两家养殖户的一百多羊只突然死亡,之前曾被喂食检测出剧毒农药的大葱,这批大葱来自沈阳的一个种植户。


点击查看:百只羊吃"毒大葱"死亡,5.2万斤大葱竟含禁用农药!


目前,政府多个部门已经介入调查疑似“毒葱田”。

●山东寿光两家养殖户的百余只羊突然死亡,曾被喂食的大葱检测出剧毒农药,大葱来自沈阳的种植户。


疑似“毒葱田”年产一两百万斤葱


沈阳市于洪区解放镇解放村已经被起完的一片葱田。在现场,光辉街道办事处的邢姓负责人告诉记者,疑似“毒葱田”就是眼前这片两百多亩的旱地,但他强调,“目前还只是怀疑,具体要看山东那边的调查结果。”


记者在现场看到,两百多亩葱田里,大葱已经全部被起完,只剩下葱垄上仅存的一堆堆葱叶和几根零星的大葱。另外,现场有4名相关人员正在农田里取样。


相关人员正在农田里取样


负责人介绍,这些工作人员来自于洪区农委,“我们是8月30日知道‘疑似出现毒大葱’这个情况的,立马就从市一级到区里布置任务,农委的工作人员于8月30日取了这片田里的葱的样本,今天取的是土壤样本。”他称,采完样,样本会递交给沈阳市农委总站,“送过去进行检测,看是什么结果。”


负责人还告诉记者,事发后,这片葱田的种植户已在8月27日被警方带走调查,“种植户姓孟,是新民市人。据初步了解,他是和儿子、侄子三人承包的这片地,专门种葱,都销往外地。”负责人称,这家种植户约半个月前开始起葱,“他这两百多亩地,能产一两百万斤葱,现在这些葱都运到哪儿去了,山东警方那边应该能问出来。”


负责人还告诉记者,目前当地公安、工商以及农委等多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此事,“如果要是能把羊毒死,那得多大的残留?咱换过来说,这5万斤出去了(毒死羊了),这片田里得出一二百万斤(大葱)。这(葱)流哪儿去了?能保证不进人肚里么?”此外,他还透露,针对沈阳市于洪区疑似出现毒大葱一事,于洪区相关部门已部署,近期对当地其他大葱种植户的葱田,进行农药残留方面的排查。


“不管是种葱还是搞大棚的,都需要用!”


涉事大葱种植户所在街道负责人告诉记者,涉事农户是外来者,在当地承包了200多亩地种植大葱,年产量超过100万斤,今年收获的大葱都已经收割运走了。他表示,涉嫌导致寿光百余只羊死亡的大葱可能是今年最后一批运走的。


“疑似出现毒大葱”的消息已经在沈阳市于洪区解放村的大葱种植户间不胫而走。与此同时,对这批早葱的收割、装运正在加紧进行。8月30日,记者一行在解放村一处占地一百多亩的葱田发现,20多名工人正在起葱,分为数十根一捆用草绳捆紧,随后装进六七辆大货车里,运往山东、河南和北京等地。


已经起完葱的疑似“毒葱田”


大葱种植户不愿透露这批葱具体流向何处,只是一再催促工人抓紧时间干活。另外,疑似“毒葱田”对面的种植户,也在收割、装车田间的一百多亩早葱。当被问及农药用量、大葱从种植到外运期间是否需要进行检查,种植户均拒绝答复。


距离解放村不到10公里是青堆子村,村里几名大葱种植户透露,已经得知临近的村子里有大葱种植户因为疑似毒大葱被抓。被问到是否使用甲拌磷、毒死蜱等农药时,其中一名种植户称,“不管是种葱还是搞大棚的,都需要用。”


他进一步解释,“刚种下葱苗的时候,用甲拌磷拌在土里,劲儿大,省事儿,可以防止粪堆里的蛆,虫,防止根被虫咬,不管是种土豆还是大葱,都能用。”


种植户知道甲拌磷有害,但相信可以避免。“卖农药的说一个星期左右,药就能散掉,特别是葱小的时候开始用,葱会不断长新叶子,等到长大的时候,基本上就不会残留了。毒死蜱也是,兑水装进喷壶里喷洒,可以防葱叶上的斑和虫。”


另一名种植户表示,种植大葱,从育苗到成熟,至少要4个月左右,如果是种植早葱,“极有可能赶上春旱和7月份一段时间的干旱期。8月份雨水充足,不怎么会长虫。估计(疑似毒大葱)那户,可能刚喷上没几天就起葱往外运了。”多名种植户还表示,“种植大葱好几年了,目前没有遇到检查农药残留的。”


根据2017年6月开始施行的《农药管理条例》,将剧毒、高毒农药用于蔬菜生产的个人,应处1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甲拌磷属于高毒农药

不易通过清洗去除农残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表示,虽然农药超标的“毒大葱”可能是导致羊死亡的原因,但人吃这类“毒大葱”导致死亡的事情并不容易发生。


她介绍,首先从目前发布的消息来看,涉事的羊吃的大葱叶子足够新鲜,相对而言,这些大葱流入市场,被人买来吃到还要好几天,这些天就相当于给农药一个降解的时间,制造出一个“采后间隔期”,会让毒性减弱;


其次,羊吃大葱是当饭吃,吃得多,人吃大葱是当调料吃,吃得少,人不至于吃个葱爆羊肉就被毒死。


最后,羊吃的大葱是未经仔细清洗的生的葱叶,虽说也有人会把生大葱蘸酱吃,但用来熟吃炒菜的葱更多,烹饪过程中,农药会降解很多。


朱毅表示,虽说人不必担心像羊一样倒地而亡,但违禁高毒农药残留的健康风险,一样不容忽视。“甲拌磷属于高毒农药,消费者遭遇违禁使用有机磷农药后的长期低剂量蔬菜农残暴露,也可能导致血胆碱酯酶活性降低及神经系统损伤等健康风险。”


甲拌磷


相对而言,毒死蜱是非内吸的中等毒性有机磷农药,长期低剂量暴露,可能会导致成人胆碱酯酶活性降低,但没有神经毒害症状。


甲拌磷除了毒性强于毒死蜱,还是内吸式农药,有毒成分会通过植物根部的“内吸”作用,进入植物内部。因此相比其他一些喷在植物表面的农药,甲拌磷的残留更难通过清洗的方式清除。


朱毅认为,控制甲拌磷等高毒农药走上消费者餐桌的最主要手段是完善农药销售的监管机制,让被明令禁止使用到蔬菜上的农药从源头上不能流入蔬菜种植区,“相关的部门已经对高毒农药的监管和追溯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因此最关键的是要把这些规定落到实处,而非沦为‘一纸空文’。”


文并摄/北青报记者张雅、付垚、屈畅,实习记者刘思佳、张曜麟

视频/腾讯新闻



首页 - 农财网种业宝典 的更多文章: